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
多元化的视角
在美国做亚裔

2021年秋,皮尤研究中心进行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焦点小组研究——66个焦点小组,共264名参与者,倾听亚裔美国人谈论他们在美国的生活经历。焦点小组被组织成18个不同的亚裔族群,用18种语言发言,由各自族群的成员主持。

这些话反映了参与者对这个问题的最初反应:“你在美国意味着什么?”许多参与者告诉我们,这是他们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其他人告诉我们,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演变。

使用这个互动对焦点小组引用按种族、出生地(移民或在美国出生)、在美国生活的时间(移民参与者)、性别和年龄排序。首先,选择一个原点组或选择“查看所有引用”,以查看所有焦点组参与者的回应。

这意味着什么?

…住在美国?

all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filipino":"Selected quotes from Filipino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nativity_foreignborn":"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Foreign-born group on case by case basis","lengthofstay_over10years":"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Over 10 years group","age_under50":"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Under 50 group","gender_man":"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Man group","origingroup_chinese":"Selected quotes from Chinese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age_50":"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50+ group","origingroup_pakistani":"Selected quotes from Pakistani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nativity_usborn":"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U.S.-born group","lengthofstay_na":"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N/A group","origingroup_vietnamese":"Selected quotes from Vietnamese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lengthofstay_lessthan10years":"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Less than 10 years group","gender_woman":"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Woman group","origingroup_hmong":"Selected quotes from Hmong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bangladeshi":"Selected quotes from Bangladeshi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japanese":"Selected quotes from Japanese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indian":"Selected quotes from Indian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laotian":"Selected quotes from Laotian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taiwanese":"Selected quotes from Taiwanese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nepalese":"Selected quotes from Nepalese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cambodian":"Selected quotes from Cambodian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burmese":"Selected quotes from Burmese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thai":"Selected quotes from Thai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korean":"Selected quotes from Korean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srilankan":"Selected quotes from Sri Lankan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bhutanese":"Selected quotes from Bhutanese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origingroup_indonesian":"Selected quotes from Indonesian focus group participants","lengthofstay_lessthan10yyears":"Selected quotes from the Less than 10 Yyears group"}"> 选自所有焦点小组参与者
“我为自己是巴基斯坦人而自豪。我热爱我的文化,热爱我们的价值观。”
巴基斯坦裔移民,65岁(乌尔都语翻译)
“在那些努力工作的人和那些不努力工作的人之间有很大的区别。我从来没有去过美国的其他地方. ...但是在美国,有钱的人和没钱的人都能保持一定的生活质量。我认为这个国家就像‘我不在乎。“在日本,人们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每个人都以某种方式组织自己,从不表现出你是日本社会底层最穷的人。当我来到这里时,我强烈地感觉到,即使是最贫穷的人也有一种‘我是最底层的,那又怎样?’他们自信而有进取心。一些日本人正在利用这种态度。另一方面,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偶然认识的人,但也有像艺术家这样的人,他们利用日本人的良好道德和这里的机会,试图自己崛起,而不被美国的氛围宠坏。我觉得美国是一个这样有抱负的人可以得到很大机会和动力的国家。把一些人形容为“不努力工作的人”可能是粗鲁的,也许这就是他们的本质,但这是一个无论你是谁都可以生活的国家,这取决于你。我认为一些日本人来这里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一点。”
日本裔移民女性,45岁(日语翻译)
“作为在美国的台湾人,意味着追求更美好的未来,见证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如何承认自己的国家。”
台湾移民,37岁(普通话翻译)
“你(认为你在美国很舒服),因为你学了语言,但你需要通过成长来学习文化,而不仅仅是学习说话技巧。你不可能完全掌握它。如果你去白人聚居的社区买车,他们往往会忽略你。我认为这很困难,因为存在偏见。”
韩国移民者(33岁)
“(成为台湾人意味着)在民族上是中国人。(这是)一个更广泛的定义,(而且)可以避免许多政治争论。”
台湾移民女性,47岁(中文翻译)
“苗族(人民)没有一个国家……这很可悲,但(没有)一个国家并不会(抹黑)苗族人。我相信[美国的每个种族都属于…当人民有力量,国家也就有力量。(因为)他们占有土地并照顾它。在(我出生的老挝)这个地区,有很多种人,他们只派一个人来监督。例如,(老挝这个国家是以一个叫Lao的民族命名的),但那里并不只有老挝人。有老挝人,克木人,苗族人。有一座克木城,是他们的土地和家园。或者一个苗族村庄,那是他们的土地,他们的地方,但是首领们来了,把它瓜分了。他们把土地分给那些有权力,有钱或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人,所以他们把土地分了。所以我们苗族,即使我们没有任何土地,如果你相信我们(属于这个世界),你会为了我们的名字聚集在一起。 … It means that we are a group of people that don’t have a border … [who can] travel to wherever we want.”
苗族移民,39岁(苗语翻译)
“如果(别人)叫我尼泊尔人就好了……(被称为)亚裔美国人我会感觉很好。”
尼泊尔裔移民,45岁(尼泊尔语翻译)
“(拥有)更丰富的背景,可以用更多的语言写作和说更多的语言,自我提升,向美国人展示中国的优点,(对他人)产生影响,带来变革,(在某些领域)更有知识。”
华裔移民,53岁(普通话翻译)
“越南人非常勤奋,勤劳,经常互相帮助,特别是那些刚从另一个州来到或刚从另一个州搬来的人。如果有人需要帮助,人们会帮他找工作,也会帮他找住处。他们也渴望进步。”
越南裔移民,49岁(越南语翻译)
“勤奋、坚定、聪明。”
越南裔移民女性,20岁(越南语翻译)
“(作为巴基斯坦人在美国意味着)受过高等教育;职业排名前三(律师、医生、工程师);传统的、有文化的或与自己的根有联系的。”
生于美国,巴基斯坦裔,26岁
“(菲律宾人)以家庭为中心,工作努力。”
菲律宾裔移民,32岁
“我相信我在美国永远都是印度人。我可能无法成为美国印第安人。出生在美国的人是美国人,有印度血统的人是印度人,如果他是外来移民,那么无论他是印度人还是西班牙人,都是一样的。要改变(他们的身份)可能非常困难。”
印度裔移民,36岁(印地语翻译)
“作为一个不丹人,无论我们被带到纽约还是任何地方,我都有一种感激和自豪的感觉。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对祖传的文化和我们的国王怀有无限的感激之情。我们为自己是不丹人而自豪。外人对我们也怀有感激和骄傲。即使在我们自己中间,我们也为自己感到骄傲和感激。作为一个来自佛教国家的不丹人,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爱和关怀等价值观。因此,我们不像其他人那样贪婪,我们很快乐。说到独立,不丹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独立生活。”
不丹裔移民,43岁(翻译自Dzongkha)
“作为一个巴基斯坦人,最主要的是你要把一种文化从一个保守的社会带到一个非常开放的社会。你的家庭环境和语言也很重要。”
巴基斯坦裔移民,61岁(乌尔都语翻译)
“(作为在美国的菲律宾人)意味着勤奋、能干,(必须)做出牺牲。”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0岁
“作为亚洲人,我们不会像其他群体一样受到种族歧视。例如,在“拦截搜身”期间,我还住在纽约市,我有很多西班牙裔和黑人朋友会被拦截。我没有被拦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们是少数民族,但我们没有其他群体所遭受的种族歧视。我几乎感觉如释重负。我知道这么说很不一样,但对我来说,这是作为亚洲人的一个优势,除非你谈论去年发生的亚洲人仇恨犯罪。”
出生于美国,菲律宾裔,43岁
“我认为总会存在玻璃天花板。这就是我的感觉。尤其是在商业领域。我想是因为你永远不会成为美国人的一员。你看起来不像那个角色。你可以自己创业,你想要多高就有多高。但我认为,在商界(你仍然)不会成为顶级管理人员之一。换句话说,好像你还不够白。这只是我的感觉,并没有真正经历过。我的意思是,我们总是在谈论新闻上发生的事情,谈论亚裔美国人最近是如何被随意的人袭击的。 So I have heard stories from other friends too. There’s always going to be some kind of prejudice because of our skin color. We’ll never be like them, 100% American.”
美籍华裔,41岁
“我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我对政治很感兴趣。即使我们不是一个公民,也有很多事情直接影响我们的生活。但我还是无法获得公民身份。如果我想,我可以,但那样我就得放弃我的日本国籍。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这么做。我是日本人,但当我回到日本时,人们说我已经美国化了,因为我和其他日本人不一样。在美国,我敢肯定我表现得更像日本人。至于我的身份,我觉得自己70%是日本人,30%是美国人。我觉得身处地狱边缘很完美。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 I believe that this is my identity, and it’s wonderful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makes me different. But I do feel that I don’t belong in Japan or America.”
日本裔移民女性,36岁(日语翻译)
“(作为台湾人,我们是)华裔中的少数。(我们)团结、友好,(我们)长相不同(并遵循)儒家思想。”
台湾移民女性,24岁(中文翻译)
“我们会说几种语言。许多西方人可能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国家。他们有时会感到优越感,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让他们了解我们来自的地方,比如什么是中国文化,让他们了解甚至受到它的影响。然后……无论是在个人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中,我们都可以尝试积极地影响(他人)。”
华裔移民女性,32岁(中文翻译)
“作为一名尼泊尔人,我与自己的文化紧密相连,受文化限制。以前我上大学的时候,教授总是直呼我的名字,因为我们不习惯这样。我们习惯使用某些词,如先生或女士。但在这里,一个人被称为名字或姓氏。直到去年,我都觉得很尴尬。同时,我们也很努力。在某种程度上,我来自一个仍然处于发展中的国家,那里没有很多设施。因此,我们必须努力工作,以安定我们的生活。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这种感觉)。”
尼泊尔裔移民妇女,29岁(尼泊尔语翻译)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人们总是会问,‘哦,那是哪里?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有时孩子们会眯起眼角,说‘Ching Chong’之类的话。我来自这个国家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地区,所以这很糟糕。我知道他们还是孩子,他们也不懂事,但与此同时,他们的父母在家里教他们什么让他们做出那样的事?(人们)问我是不是其他种族的人……这基本上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多的事情。更广泛地说,作为一个亚洲人,我觉得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亚洲学生在学业上都很优秀。我是个相当平庸的学生,数学和科学实际上是我最弱的科目。老师希望你符合某种刻板印象,如果你不符合,那么你就会令人失望,但与此同时,即使你擅长数学和科学,这并不仅仅意味着你符合刻板印象。这就像是你自己的成就,但你的老师可能会认为,‘哦,那是因为他们是亚洲人,’这就会降低你的成就。”
在美国出生的韩裔女性,27岁
“台湾人认为自己是移民。”
台湾移民女性,52岁(普通话翻译)
“我觉得作为一个华裔美国人,我的行为代表了我们是谁。所以这让我觉得,‘哦,我应该努力工作。“不仅仅是努力工作,就像我说的所有事情一样,我的行为代表了亚裔美国人或华裔美国人的特征。我对此感到非常自豪,而且作为华裔美国人,我认为我需要在这个头衔下更加努力,展示最好的自己。”
在美国出生的华裔女性,22岁
“(这意味着)成为台湾移民,(成为)海外华人中的一员,(经历)生活的改变。”
台湾移民女性,52岁(普通话翻译)
“在这里的孟加拉国裔美国人,我们携带着孟加拉国的文化、宗教和食物。我也在努力像美国人一样美国化,在语言和饮食习惯方面。因此,平衡它往往变得很困难。这并不容易。但我们孟加拉人可以调整和适应。孟加拉人的优点是我们可以适应任何环境。许多人做不到这一点,但我们可以适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很多人都能做到。特别是许多孟加拉人在这里的主流社会和美国人一起工作。 In whichever environment they go, they can adapt to that environment. This is a great quality of the Bengali people.”
孟加拉国裔移民,56岁(孟加拉语翻译)
“人们认为生活在美国的印尼人肯定很富裕。经济效益好,思想更开放。(我们这些在这里的人是有特权的),因为在2.5亿印尼人中,我能来到这里。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梦想过我会在美国生活。事实上,这是上帝赋予我的[巨大]特权。我们可以在这里有非常好的设施和一切。我们可以变得更好,我们可以进步。他们的想法是,如果印尼人在美国工作,他们必须很富有,这样他们就可以帮助在印尼的家人。(我认为大体上是这样的。)”
印尼裔移民,31岁(印尼语翻译)
“要有韧性,努力工作很重要,提升自己。”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8岁
“如果我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我实际上认为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我不欠这个社会任何东西,这个社会也不欠我任何东西,然后我就可以尽我所能。但如何定义我现在的选择和我的生活,我认为大多是从国内朋友或国内亲戚的角度。当然,他们认为来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是件好事。但如果你能作为一个年轻人留在那里,赚几十万美元,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成功,如果你最终回到中国。如果你回到中国,如果你能去深圳可能是好的,但如果你回到中国还是回到家乡,可能就没有意义了。”
华裔移民,30岁(中文翻译)
“即使来到这里,尼泊尔人也没有忘记他们的文化。尼泊尔人可以在任何环境下工作。每个人都看到他们很努力。我还没见过一个尼泊尔人在很大程度上参与犯罪。如果有人住在这里,我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遵守法律和秩序,遵守规则。”
尼泊尔裔移民,40岁(尼泊尔语翻译)
“我觉得这就像是幸存者血脉中的幸存者。我认识这一代的高棉人,我们非常勤劳。我们以不放弃而闻名,但其次,就像我们也有责任保护文化,因为我们中有些人是混血儿,所以我们努力保持这一点,我认为我们也有责任改变这种叙事,从幸存者变成繁荣的一代或繁荣的文化。最后,就是代表性不足,或者被混在更大的亚裔美国人社区中,所以我认为有时候柬埔寨人会在混合中迷失,无论是在数据刻板印象中,还是只是我们在世界上的表现方式。”
在美国出生,柬埔寨裔,31岁
“(我想到)台湾街头小吃;(作为)少数民族……(台湾人)过去生活在亚洲大陆,或者他们的家人过去生活在亚洲。(我也会想到)肤色。”
台湾移民女性,37岁(普通话翻译)
“我为我们人民的贡献感到骄傲。如果它更多地出现在历史书上就好了。此外,我认为我们的员工都有职业道德,我觉得我的职业道德是从父母那里遗传来的。”
出生于美国的华裔女性,60岁
“作为一名在美国的巴基斯坦人,意味着我必须忠于自己,保持巴基斯坦人的身份,坚持我的价值观。”
巴基斯坦裔移民妇女,42岁(乌尔都语翻译)
“(成为柬埔寨人)意味着诚实,在我的社区里快乐,成为(我的社区的)帮手。在我们的高棉/柬埔寨社区,让我感到高兴的是(我帮助了他们)……我帮助了他们。”
来自柬埔寨的移民妇女,46岁(由高棉语翻译而来)
“作为一个印度人,你很冷静。我们可以从两个到三个角度看一件事。我们思想开放,也很有异国情调。每当我告诉(某人)我是演员时,他们会说,‘你看起来很有异国情调。你是哪里人?’我说我来自印度。”
印度裔移民,29岁(印地语翻译)
“我们在韩国生活过,然后来到了这里。我们是主流。但在这里出生的孩子都是亚洲人,我很担心,因为他们和韩国没有任何联系。”
韩国移民者(33岁)
“我认为这与身份有关,因为你们不像过去在中国那样是一个独立的群体,你们都是中国人。你来到这里之后,你的身份就变了。我觉得你的思想也需要改变。你应该根据美国的文化环境来理解你的身份。”
华裔移民女性,31岁(中文翻译)
“首先,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第二,人们认为台湾是一个相对富裕、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国家,因此移民到美国的台湾人也相对富裕。第三,台湾人往往很有礼貌和尊重。”
生于美国,台湾血统,32岁
“当我们向非亚洲人介绍印尼时,我们会介绍印尼文化和印尼语,还会提到巴厘岛。因为非亚洲人对巴厘岛比印尼更熟悉。不过,印尼也有其他地方(比如巴厘岛)很漂亮。所以,印尼有不同的美丽地方。”
印尼裔移民妇女,38岁(从印尼语翻译而来)
“我想到了三件事:移民、社会地位和工作。(我们是移民,意思是)我们来到这里。我没有[法律地位]。只要我在美国看到来自缅甸的人,我就想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在做什么工作?”
缅甸裔移民妇女,29岁(缅甸语翻译)
“我为自己是印度人而自豪,我也为印度人的身份感到自豪。但这种印度性告诉我,我必须尊重美国。这里的忠诚和价值观必须得到尊重。无论我住在这里还是住在其他国家。我必须尊重(所有国家)。这就是为什么我为我的国家、我的文明和文化感到骄傲。”
印度裔移民,36岁(印地语翻译)
“他们知道怎么说越南语;(他们)相处融洽。”
越南裔移民,23岁(越南语翻译)
“苗族是一个群体;我们是一群喜欢聚会的人。我们尊重、爱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个人。我们不是一个人行动,我们不追求个人主义,我们是一个集体行动。”
苗族移民妇女,56岁(苗语翻译)
“嗯,我认为越南人总是重视和照顾他们的家庭。在家庭中,甚至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都互相帮助。我看到每个家庭,即使他们有了孩子,他们仍然努力工作,有一个稳定的生活。他们还参加社区活动,在困难问题上互相分享和帮助。”
越南裔移民,51岁(越南语翻译)
“当我在工作中与不太熟悉的人交谈时,我经常听到,‘你的英语很好。“当然,在他们的脑海里,我是一个不会说英语的人,口音像移民到美国的人。((他们认为)我需要有fob口音。)”
韩国移民女性,31岁(韩语翻译)
“互相帮助。”
越南裔移民,60岁(越南语翻译)
“我想教育[其他人]新来美国的人. ...我会在语言方面帮助他们。”
来自老挝的移民女性,52岁(由老挝语翻译而来)
“高科技;民主;(身为台湾人)意味着在民族上是中国人,会被误认为是中国人;我喜欢赚钱,喜欢吃奇怪的食物。”
台湾移民,41岁(普通话翻译)
“好客,脚踏实地,笃信宗教。”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8岁
“第一,我们微笑。第二,我们帮助别人。第三,(斯里兰卡人)在做一些工作方面有很好的经验,他们付出了很多努力。他们做任何事都怀着极大的兴趣。”
斯里兰卡裔移民,65岁(从僧伽罗语翻译而来)
“(作为在美国的印度人)意味着成就过高,从未真正融入,强大的家庭背景,双重身份。”
在美国出生的印度裔女性,29岁
“首先,这里的人会认为我们只是亚洲人。不管人们是韩国人还是中国人。我认为人们认为我们是亚洲人,而不是日本人。其次,当他们发现我是日本人——在我们这一代,日本曾经是科技强国,就像索尼一样,所以他们说,‘日本很棒,不是吗?他们的技术很棒。现在这样的对话不那么频繁了。所以我觉得日本的存在正在成为过去。第三件事是关于二战。我现在60多岁了,所以我觉得二战比年轻人更接近我。当我和这里的老年人交谈时,他们经常提到战争。 Like they were in Okinawa as a soldier, or served in the Korean War, they talk about their history. So the war-related matters come up in my mind.”
日本裔移民,62岁(日语翻译)
“我的观点是,我们必须提高自己,丰富我们的知识和经验,这样我们就会感到更强大。我现在可以做我在中国做不到的事情。即使你不能,你必须尝试,这样你会变得更强大。其次,在扩大我们的知识的同时,我们会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和处理事情。就像西方的建筑和中国的建筑一样,有了更广泛的知识,你就会从不同的角度看它们。”
华裔移民女性,39岁(中文翻译)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身份。当我们说到身份,[它包括]关于文化、语言和宗教的东西。我(最担心的)是把我们的身份教育给下一代。这是我真正担心的事情。”
尼泊尔裔移民,45岁(尼泊尔语翻译)
“(日本)正在成为过去。(三星)实力正在增强,美国科技公司……在日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现在在日本没有任何技术可以与他们竞争。对此我感到很难过。”
日本裔移民,62岁(日语翻译)
“感觉在美国的泰国人是一个和谐的群体。我住在美国,感觉很暖心。至少,我们这里还有一个泰国社区;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会帮我的。我相信泰国人来这里是为了提高自己或赚钱。总的来说,他们想要更好的生活质量。”
泰国裔移民妇女,40岁(泰语翻译)
“(在美国做日本人)并不是要忘记我们的日本根。很简单,在我们成为美国公民之前,我们在美国的地位并不明确。我们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旦我们获得了公民身份,我想我们也会立刻觉得自己是美国人。尽管(一些日本人)在这里生活了10年、20年,但他们没有投票权,因为他们不是公民。我想到的是那些住在美国但实际上并不住在美国的外国人。我不知道怎么说,在美国生活了很长时间的人,但他们不是美国人。他们不像其他美国人那样爱国。他们没有。……他们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日本裔移民,46岁(日语翻译)
“这里的人有一种特定的想法,认为印度人指的是这个和那个。例如,每当我说(印地语),这里的美国人首先想到的是“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我们来自贫民窟。另一个刻板印象是,如果你是印度人,你要么是医生,要么是工程师。基本上,这里的人有很多刻板印象。”
印度裔移民,30岁(印地语翻译)
“作为一个在美国的柬埔寨人,我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文化。为了适应我们的生活,我们需要学习他们的文化。下一个是工作。我们需要找一份能保证我们生存、支付日常开支的工作。第三个是语言。为了适应我们的生活,语言是必须的。”
柬埔寨裔移民,59岁(由高棉语翻译而来)
“美国就像一个混合着不同文化的大碗。看到我是如何参与其中的,能够传播我的文化,了解美国社会,让我的父母看到,‘是的,你知道,我在努力传播你教给我的东西,我也在教给你美国的伟大之处。’这种感觉很好。”
在美国出生的韩裔男子,21岁
“作为一个中国人,你没有白人那样的机会,比如成为部门经理。这里有很多高科技公司。我不是一个高科技的人,但我的丈夫经常告诉我,中国人很难达到很高的职位。总监级别是不可能的。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不会提拔你,所以你必须总是通过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例如,你必须比别人更努力,否则你就不能抓住机会。这里的竞争非常激烈,甚至在中国人中间也是如此,所以你必须投入大量精力,经常加班。有些工作白人不想做,但中国人会争取这样的机会。对孩子们来说,我们认为中国人会说中文很重要,所以我一直希望他们会说中文、学中文,并告诉他们,作为中国人,这对他们很重要。”
华裔移民女性,47岁(中文翻译)
“友好;精神上的;有帮助。”
菲律宾裔移民,44岁
“(区别在于)口音。有人告诉我,你是南亚人或印度人,但你不是印度裔美国人。因为你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很多时候,主流社会会说你是印度人,但不是印度裔美国人。意思是如果你在这里出生,那么你就是(印度裔美国人)。我认为有天生的口音和后天的口音,除此之外我不认为有任何区别。”
印度裔移民女性,35岁(印地语翻译)
“对外国人来说,中国人是勤劳的人。”
华裔移民,53岁(普通话翻译)
“我可以说我很幸运能在美国。在美国的越南人非常勤劳,他们也因为美国政府的支持而非常高兴。”
越南裔移民女性,48岁(越南语翻译)
“这是为了保持作为一个老挝人的独特性。对我来说,我至少要教我的孩子们读老挝语和写老挝语。但这很困难,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因为我必须工作。但我的孩子们能听懂、听到和说没有口音。这是第一点。其次,我教我的孩子们为什么我必须离开我深爱的祖国来到美国。(我还)教我的孩子们知道身为老挝人的重要性。会说这门语言可以说明你的国籍。礼仪能让你了解你的家庭。作为老挝人意味着不做坏事。 This is what I taught my kids. I have written a history book for them to learn.”
老挝裔移民,66岁(老挝语翻译)
“(在美国的印度人)有技术,(是)少数族裔,被刻板印象。”
印度裔移民,30岁(印地语翻译)
“我想说的是,作为日裔美国人,我在成长过程中遇到其他不同种族的人,他们会了解我是谁。例如,我不得不在南加州做学生教师,而我的硕士老师对我的文化一无所知。她有一节四年级的课,所以我问她我是否可以做一个比较主题,比较加利福尼亚和日本,这是我在这里上四年级时学的。她说,‘当然。“所以我引入了很多文化。为了孩子们,我们做了折纸。我带了一个练剑道的朋友;他做了剑道示范。然后她,我们走得很近。当我能够敞开心扉,分享我是谁,以及我的文化时,她似乎更接受我了。 And I don’t know, it was a neat experience, yes. So yeah, I was glad I was able to have that opportunity.”
在美国出生的日裔女性,65岁
“作为佛教徒,(你)有同情心和(谦卑),这是佛教文化固有的。作为不丹人,当我们在聚会和其他场合穿gho和kira(传统服装)时,我们(也)成为不丹的大使,就像文化大使一样。最后,由于我们是出于经济原因来到这里的,所以我们是这里劳动力的一部分。如果这里没有亚洲人,谁来做这些小工作呢?”
不丹裔移民,36岁(由Dzongkha翻译)
“我们是(缅甸人)。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家处于良好的状态。”
缅甸裔移民,43岁(缅甸文翻译)
“(作为在美国的菲律宾人)意味着努力工作,(是)可靠的,人数上的优势。”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2岁
“文化,幽默,万岁!”'],骄傲。”
生于美国,菲裔,35岁
“(台湾)是奶茶之乡。(我们)是聪明人,经济稳定,但(也是)少数群体。(我们有)最好的食物,(我们)关心家人。”
台湾移民,29岁(普通话翻译)
“我认为我们经常被忽视……在工作场所,我认为。我觉得华裔美国人或亚裔美国人的很多贡献都被忽视了,或者被掩盖起来,没有得到肯定。就像教育领域一样,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他们想要限制中国学生的录取。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是觉得这很荒谬。他们觉得这不公平。其他群体代表不足,所以他们想要平衡。”
美籍华裔,30岁
“这很有挑战性,因为我们不是白人,但至少我们不会像其他族裔一样受到种族歧视。作为亚洲人,我们很聪明,我们比其他人更被大多数人接受,并获得机会。(而且)我们有时都被当成中国人。”
出生于美国,菲律宾裔,43岁
“我是印度裔美国人。因为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了。意思是我想住在这里,我喜欢这里的生活方式。如果我不得不回到印度,对我来说会非常困难。因为我们已经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我认为如果你的心态和思想改变了,那么你就成为了印度裔美国人。我觉得我的同情心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美国人的本性。因为我就是这么想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是印度裔美国人……你把口音放在一边。”
印度裔移民,30岁(印地语翻译)
“有很多(日本)人喜欢旅游。我觉得这里的很多日本人都很健谈,精力充沛。另一方面,这也有消极的一面,很多人都太自大了。只是关于我亲自见过的人。我觉得这里的一些日本人经常看不起日本。我经常认识离开日本二、三十年的女性,我真的觉得她们在不了解日本现状的情况下谈论日本。我总是不同意他们的观点。我可能听起来有点讨厌,但有时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只因为生活在美国就看不起日本,这可能是他们唯一可以骄傲的事情。不管怎样,我经常觉得那些人想要炫耀他们比生活在日本的其他日本人好,就因为他们在美国,即使他们不这么说。”
日本裔移民女性,47岁(日语翻译)
“我认为……尊重在韩国文化中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带着这个想法,我和我的朋友谈了谈。尊重父母非常重要,这也很重要,我认同这一点,但同时也要适度。我只是觉得在孩子和父母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权力动力。不管你做什么,说什么,你的推理有多合乎逻辑,他们都不会尊重你,因为他们的话是最终决定的。我真的注意到,我不知道其他亚洲父母是怎么想的,尤其是韩国父母,我觉得,即使你问他们问题,对他们来说也很不方便,这是他们的路。”
在美国出生的韩裔女性,22岁
“(当他们还小的时候)我们的孩子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在这里)是自由,但如果(他们)在印度,(他们)会从很小的时候就成为竞争的一部分。”
印度裔移民女性,46岁(从印地语翻译过来)
“当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思考时,我想怀特会认为你看起来更年轻,需要保护。有一天,我去加油站,但我不会停车,因为我不是一个好司机。所以有人帮我加了油,还付了我40美元。这是一个男人……当我告诉男性们这件事时,他们说他们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据说亚洲女性都得到过这样的恩惠……我得到过很多恩惠,比如买咖啡、搬重物。我在韩国已经是成年人了,但美国人认为我是一个小的亚洲女孩。他们认为我的年龄也只有20出头。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我是一个在美国工作和定居的人,但当别人看到我时,我是一个不同的人。你为什么来? Why did you come all the way from Korea? What are you doing? I can see that on their faces.”
韩国移民女性(27岁)
“我很难过,(我们)没有一个(我们)可以代表的国家。不好的是我们没有身份,但我们没有国家的好处是我们总有机会(在任何地方种苗族的根)。就像你看到的,我们没有一个国家,但我们有机会像(奥林匹克体操运动员Sunisa Lee)一样来到这个国家。她的父母来自古老的祖国,也继承了我们的苗族姓氏。如果我们去新的国家并且做得很好,我们仍然可以比我们只有一个小国家更大声地宣扬我们的名字。所以,看看你是否能利用这个机会,现在我们生活在世界各地,大声地说出来,做好事,一起做……我们的名字将永远响亮。对我来说,这是最重要的。”
苗族移民妇女,56岁(苗语翻译)
“我为自己的出身感到骄傲。我在成长过程中学到的东西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发现我从我的社区学到的好东西非常(有帮助)……如果我的孩子在这里出生,我肯定希望我的孩子去印度,在那里呆上几年。我希望他们在这两个地方都有经验。因为我认为即使是这里的印度裔美国人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幸运。我想我们大家都会同意,在我们从印度移民之前,我们在印度必须努力奋斗,而在这里我们不必这样做。而且,人们不理解这个事实。所以,我的文化和教养总是提醒我,是你们选择了这段旅程。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这种传统和语言非常重要。”
印度裔移民,30岁(印地语翻译)
“我觉得来到这里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通过我的努力和努力,我应该能够在美国取得高于平均水平的成绩。”
台湾移民,75岁(普通话翻译)
”:文化。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不会放弃自己的文化。从庆祝任何类型的节日到其他方面,我们遵循自己的尼泊尔文化。第二,我要说的是尊重。这个问题之前也提到过。如果我们去任何地方,我们往往会尊重比我们年长的人。(父亲),哥哥,我们这样称呼他们。第三,尼泊尔人民非常勤劳。如果有人说我要做这件事,他们最终会实现它。我相信这是尼泊尔人民的象征。”
尼泊尔裔移民妇女,46岁(尼泊尔语翻译)
“你在这里进步很容易。如果你工作努力,你的努力就会有回报。不管发生什么。其次,你可以在不失去自我认同的情况下取得进步。现在我的女儿,她们戴着头巾去上学。他们不会面临任何问题。”
巴基斯坦裔移民妇女,51岁(乌尔都语翻译)
“我认为在中国人当中,台湾人仍然是少数群体。台湾人是指居住在台湾并持有台湾护照的人。这就是我对这些术语的定义。”
台湾移民女性,24岁(中文翻译)
“我认为,因为我们来到这个国家,在这个国家,他们总是为你提供选择道路的机会,这从来都不容易,你可能会有人试图阻止你或压制你或诸如此类的事情。但你总是有机会的。如果你想创业,没有人能阻止你。如果你想学习和上大学,没有人会阻止你,但会有项目来帮助你。如果你想住在这个国家的任何地方,没有人会阻止你住在那里。所以,你出生在我们这里,你没有机会。你没机会这么做。我们的儿子仍然有机会,也许父母会送他们去上学。所以,我认为我们来到美国,我们苗族人,我们有机会向我们想要的东西或我们的目标前进。我想这就是为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写下来要成为第一个,比如,像Sunisa Lee,她有机会成为第一个苗族奥运选手,对吗? So yeah, that, I don’t think that happens anywhere else, I think if we lived in another country longer than we have lived here in America, speaking of us Hmong people, we would not have had opportunity like we have had since we came to this country.”
苗族移民,39岁(苗语翻译)
“根据印度文化,印度人很尊重人。碰脚的习俗表达了对长辈的尊重。我之所以写“包容”,是因为在美国长大的印度人在印度的范围不如在美国大。我在这里长大的时候,第一个最好的朋友是锡克教徒,第二个最好的朋友是穆斯林。所以印度存在的边界并没有那么多。也许这是好事。没有人喜欢种族主义或种姓制度。纪律,印度人是有文化有纪律的人。所以我把亚洲和亚洲做了比较,因为亚洲作为一个整体,来自亚洲的人会很勤奋。他们的文化是勤奋和聪明。 Any Chinese you see, he must have got A’s in school.”
印度裔移民女性,47岁(印地语翻译)
“(越南人)总是有家人和亲戚在身边。其次,他们总是试图让他们的孩子了解他们的根。第三,(他们)非常勤奋。”
越南裔移民女性,43岁(越南语翻译)
“我不知道(美国)有摇号入籍的方式……我的任何家人都会拼命想得到这张彩票,但因为我们不像欧洲的白人国家,美国永远不会给菲律宾人摇号。”
出生于美国,菲律宾裔,41岁
“我觉得,作为一个在美国的华裔,当你提到‘华裔’这个词时,很容易把它与另一个词‘融合’联系在一起,甚至是‘难以融合’两个词。“为什么中国人总是和‘难以融入’这个词联系在一起?”我想这可能是我们中国文化的基因。这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中国人总是渴望阶级流动,或阶级上升。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融入了美国社会。为什么他们经常忽略与他们无关的事情?为什么它们表面上看起来很难整合。我不认为这是因为中国人不想争取更多的利益。相信中国人觉得他们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用他们认为最有效的方式来实现他们心目中的阶级上升。因此,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权衡一些表面的积分。 So I don’t think this is a problem. I feel that this is the choice of the Chinese people.”
华裔移民,30岁(中文翻译)
“我们有不同的语言和文化,所以我们必须适应(美国)。你需要了解他们的语言、食物和天气,因为那里和泰国不一样。”
泰国裔移民妇女,42岁(泰语翻译)
“我真的很喜欢美国人不像日本人那样思想封闭。”
日本裔移民女性,49岁(日语翻译)
“(尼泊尔人)勤奋,笃信宗教,并能接受他人的文化差异。不管我们来自什么背景,我们现在已经适应了,不管以前有多困难——我们(也)寻求帮助。我主要注意到的是,尼泊尔人是多样化的。例如,夏尔巴人,西藏人,古隆人。不管我们有什么宗教和文化差异,尼泊尔人都互相帮助和支持。”
尼泊尔裔移民妇女,25岁(尼泊尔语翻译)
“(越南裔美国人)不像越南人那样传统。尽管他们仍然有传统价值观,因为通常你在更以家庭为导向的价值观中长大,但我认为在美国长大,你的价值观和你成长环境中的文化是不同的。”
出生于美国的越南裔男子,40岁
“佛教徒,敬业,有能力。首先,要有能力。作为一个在黑暗岁月中幸存下来的家人的人,我意识到,在美国有机会为自己设立高标准,为自己想做的事情设定目标、梦想和抱负。为什么我说订婚了?对我来说,要代表和我一起长大的人,我必须走出去,我不能只是呆在自己的泡泡里,我必须走出去,去不同的空间,去挑战我的空间,这样我才能用成熟的思维,非常全球化的思维,在很多方面,一个非常现代的思维发展自己。我为什么要说佛教?因为我的祖父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因为他是在红色高棉政权之前就存在的佛教环境中长大的,这意味着他不仅知道如何背诵佛经,还能翻译佛经。”
出生于美国的柬埔寨裔男子,30岁
“我们不丹人,即使做像扫地这样的小事,我们也有诚信。我们需要我们的原则,无论我们做什么都要诚实,这样人们也会通过我们的诚实来了解我们。我们是人民,不仅仅是不丹人,最重要的是正直。然后,我们必须尊重每一个人,不分肤色和宗教。我们都有自己不同的价值观,但在不丹,我们尊重、诚实并遵循自己的价值观,但在美国,我们就忘记了这些价值观。不要试图成为美国人。”
来自不丹的移民妇女,30岁(翻译自Dzongkha)
“由于去年发生的新冠疫情,我对自己作为fili - am的身份认同出现了危机。我内心有一种挣扎,我一直在想,我被迫(在美国)被同化,现在我该怎么办?我仍然觉得我想分享我的文化,我想谈论它,因此我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
生于美国,菲律宾裔,52岁
“如果你努力工作,你可以做很多事情。来自山区的人不懂英语,但他们很在乎,他们尽了最大努力。”
缅甸裔移民,73岁(缅甸文翻译)
“我们这些从缅甸来到这里的人必须改变心态。我们现在关心的是(社会)阶层和有更高思想的年轻人,他们不会轻易放弃。来自缅甸的老年人(机会较低),但如果年轻人在这里上学,他们和这里的人有同样的机会。它们是相等的。我们(在缅甸)的教育水平很低,这里的机会更少。在工作时,我无法与(这里的人)竞争。有些人能做到。”
缅甸裔移民,67岁(缅甸文翻译)
“(作为在美国的孟加拉国人,意味着拥有)美好的生活、良好的教育和美好的未来。”
孟加拉国裔移民妇女,52岁(孟加拉语翻译)
“我的想法吗?我在想。这有点困难,因为作为一个老挝人在美国意味着什么?我想到的是,有时这更困难,因为我们的生活计划没有很多钱,所以我不知道,就像寻找答案一样。”
老挝裔移民妇女,49岁(从老挝语翻译而来)
“美国人对其他种族不感兴趣,因为它们是私人的。特别是,他们对像我这样的韩国人不感兴趣。这就是我自由的原因。总的来说,在韩国,我在身体和精神上都被评价、比较或[疲劳]。如果一个人上了[好]学校,[其他人就必须效仿],如果有人说婴儿车很好,每个人都应该买。我不喜欢这样的韩国文化。这不是韩国文化的整体,但我不喜欢。我认为能够独立生活,过自己的生活,没有人关心或比较我,这很好,因为我是自由的,在这里不是主流。”
韩国移民女性(44岁)
“我年轻的时候常说我只是中国人,因为我不太明白中国人和台湾人的区别。当你告诉别人你是台湾人的时候,他们有点不知道——嗯,那时候他们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然后我就会说,‘这是中国菜。“所以我觉得这是有区别的。但我现在看到了不同,因为当人们问你是什么类型的中国人时,你说台湾人。然后他们会说,‘哦,好吧。’”
生于美国,台湾血统,22岁
“由于签证问题,菲律宾护照(让人)很难去其他国家旅行。(身为菲律宾人)也意味着我要继续吃菲律宾食物。”
菲律宾裔移民,32岁
“来美国的日本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人是无缘无故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日本公司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但我认为每个人在这里都可以有更多的自由。此外,在日本,每个人都会为了别人而改变自己的行为,但在美国却没有人在乎不同的行为。”
日本裔移民女性,40岁(日语翻译)
“当他们说到亚洲人时,他们把所有人都放在了同一个位置。他们不明白东亚人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它影响很大。它具有大规模的影响,(就像)每当公布预算时一样。”
印度裔移民女性,35岁(印地语翻译)
“在印度,我们工作太忙,没有给孩子太多的关注。但是在美国,孩子们有很多机会,我们也有很多时间给他们。从教育的角度来看,一旦学校结束,印度的孩子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做新的事情,因为竞争太激烈了,他们很难自己做其他事情。在印度,在毕业之前,孩子们必须为自己选择领域。”
印度裔移民女性,32岁(印地语翻译)
“我看过很多视频,屏幕上只有一个亚洲人,也许他们在唱歌或表演小品,而所有这些评论——当你看评论时,他们几乎总是,‘哦,你看起来像这个人,’或‘哦,你看起来像这个韩国流行歌手,’或‘哦,我的天,你有一个动漫身材,’或其他什么。”我看到过很多评论,说仅仅是作为一个亚洲人,或者仅仅是作为一个亚洲人,就可以让你在某种程度上被迷恋或性化,因为社交媒体上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美国出生的韩裔女性,19岁
“印度的生活水平和美国的生活水平存在差异。这里的医疗设施比印度好。这里也感觉更安全。在这里,我们能给孩子们的教育是非常高水平的。这里的竞争也比印度少得多,所以无论你想选择什么领域,在这里都能找到。”
印度裔移民女性,46岁(从印地语翻译过来)
“(这里的人)也很容易接受我们的文化,他们也非常欣赏我们的文化。因为我是印度尼西亚一个特殊的传统舞蹈团的成员,所以每次我们举行演出,票总是卖光。所以他们更欣赏它。我们也在想,为什么我在印尼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不更欣赏我们自己的文化呢?”
印尼裔移民妇女,38岁(从印尼语翻译而来)
“在韩国,即使有很多可以去的地方,也要做好准备,但在美国,只要在周末下定决心就可以去。我觉得在美国更放松。美国的房子比韩国的便宜。尽管我看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我仍然认为美国更好。”
韩国移民,48岁(韩文翻译)
“如果我向非亚洲人解释印尼的情况,他们可能不太了解印尼。所以,我会向他们解释,印尼有丰富的文化遗产,食物,语言和衣服。此外,印尼是一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然而,许多人认为穆斯林是阿拉伯人。然而,印尼人……也大多是穆斯林。”
印尼裔移民,31岁(印尼语翻译)
“在美国做菲律宾人很难,但很有趣。在适应对我来说陌生的不同特征和文化的过程中,我有过被种族和性别歧视的经历,因为我不是白人,我的英语不如在这里长大的人。但克服这些(困难)才是其中的乐趣所在。”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23岁
“从我作为一个(工作)新人的角度来看,(在我工作的地方)日本人似乎有等级制度。例如,他们会说,‘她只是拿着签证来的。“我有绿卡。”“我获得了公民身份。”’他们在炫耀这样的东西,互相竞争,我觉得我在观察。”
日本裔移民女性,47岁(日语翻译)
“勤奋”。
菲律宾裔移民,47岁
他说:“我认为我们是勤劳的,因为台湾人来到这里,他们努力工作,为自己和家人争取更好的生活。我们也经历过身份危机,在成长过程中,很多人问我,‘你是台湾人还是中国人?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问题。我认为,即使在(一些)台湾人当中,情况也是如此。我知道这很难向人们解释。当我有了一个新朋友,我很难向别人解释,‘哦,我是台湾人,但我也是中国人。就国籍而言,我是台湾人,但就民族而言,我是中国人。’这很难解释,所以我觉得这是我成长过程中面临的一种挣扎。”
生于美国,台湾血统,28岁
“在这里(人们)不在乎,他们(在国内)很爱评判……我的环境不是那种爱评判的类型,所以真的很容易相处。”管好你自己的事。”
印尼裔移民妇女,38岁(从印尼语翻译而来)
“我不知道。我在这里长大,从来没有觉得中国人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直到去年。人们一直在攻击亚洲人,但这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我在美国长大了这么多年。”
出生于美国的华裔女性,36岁
“警惕,正直,隐形。”
出生于美国的巴基斯坦裔男子,30岁
“首先,我们(印尼人)更开放。也许是因为我们和许多来自不同背景的人生活在一起,所以我们对彼此更开放。当然,我们也很独立,因为我们远离家人。印尼有许多民族、语言和文化,还有食物。印尼崇尚多元化的团结,我们有不同的种族。作为一个在美国的亚洲人,我有自己的挑战。因为美国有太多的分歧。例如,当我们进入印度尼西亚人的房子时,我们必须脱鞋。与此同时,当我们进入一个美国人的房子时,我们不必脱下它们。第三点是,我们(在美国)有更多的机会。 Especially women, because in Indonesia women definitely have to become mothers when they are married. Now we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pursue a career, for example, and are more open in raising children, so there is not much input from the family.”
印尼裔移民妇女,39岁(从印尼语翻译而来)
“我为自己是巴基斯坦人而自豪。我热爱我的文化,热爱我们的价值观。巴基斯坦的价值观有两种。一个来自你的宗教,另一个来自你的文化。两者相互交织,相互独立。所以,宗教和我们的文化一起教育我们,我们两者都爱。”
巴基斯坦裔移民,65岁(乌尔都语翻译)
“我学语言很容易,这就是为什么我可以在公共卫生领域工作。我是唯一懂得不止一种语言的人,而且这些语言不仅仅是我的。(而且)我们总是给人们提供食物。这太好了。”
出生于美国的巴基斯坦裔妇女,47岁
“(在美国成为巴基斯坦人意味着接受)文化、语言和家庭价值观。”
巴基斯坦裔移民妇女,59岁(乌尔都语翻译)
“有一天,我问我的一个病人(他们对斯里兰卡了解多少)。他说,我们尊重他人,我们很干净,我们很有爱心。当他说这话时,我很高兴,因为他是意大利人。所以,当我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斯里兰卡的人要来的时候,他们非常高兴。”
来自斯里兰卡的移民妇女,27岁(从僧伽罗语翻译而来)
“我们是一群团结的人。”
老挝裔移民,46岁(老挝语翻译)
“如果我们不在美国学习,我们就找不到好工作,也就无法与他人交流。我们(也)需要在业务上努力;就像年轻人一样,他们可以搬出去独立生活。最后,无论你的社会地位有多高或多低,购物时都需要排队。”
来自柬埔寨的移民妇女,46岁(由高棉语翻译而来)
“(韩国人和)其他类型的亚洲(族群)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通常被认为是一个集体种族。有人问我是不是中国人,因为他们认为亚洲人和中国人是一回事。我想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的父母完全没有为我做好准备——被问到我真正来自哪里。我说,‘我来自密歇根。你为什么问我这个?“这对我来说很有挑战性,但我认为,我是一个美国人。我认为自己是美国公民,有自己独特的文化背景,不管是韩国的还是亚洲的,我接受它,我拥抱它,我也希望能够与其他在同一条船上仍然试图认同自己是亚洲人或韩国人的人联系起来。”
美籍韩裔,30岁
“(印度人带来)食物、成长和文化,因为我们的食物非常不同。我们的衣服很不一样,非常丰富多彩,印度文化非常多样化和不同。人们不知道的是,印度有不同类型的人,比如南印度人、北印度人、马来亚人和混血儿,所以有很多不同的节日。就像阿南节、排灯节、白斋节,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说食物、衣服和文化非常多样化。”
印度裔移民女性,30岁(印地语翻译)
“如果你问我,我觉得无论我住在哪里,我觉得我在29年的生命中所学到的东西都是我永久的一部分。所以我可以住在这个国家的任何角落。(无论我住在哪里,我的)身份不会轻易改变,无论我称自己为印度裔美国人还是印度裔,这都不重要。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将更多地依恋我的国家(印度)。所以这里有一些我非常想念的(印度)小元素。所以在心里,我和我的国家会保持联系,但在这里,如果我取了一个不同的名字,比如印度裔美国人之类的,那对我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我的心与祖国同在。”
印度裔移民女性,30岁(印地语翻译)
“我认识的日本人、日裔美国人,甚至亚裔美国人都不多。所以我只能假设。大部分都是一些刻板的东西:努力工作,擅长数学。但除此之外,就是文化……说实话,我真的想不出太多东西。”
在美国出生的日本裔男子,42岁
“我想,就像在新冠疫情之前,特别是我向我的朋友们吹嘘,‘是的,我是韩国人,你知道吗?我为此感到非常自豪。但我感觉像新冠病毒,亚洲仇恨犯罪一直在发生,我住在一个(主要)白人社区,[感觉我必须以某种方式隐藏它]。我个人也经历过亚洲人的仇恨犯罪。我不能像以前那样说,‘哦,是的,我为自己是韩国人感到骄傲’。”
在美国出生的韩裔女性,19岁
“我确实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作为一个社区,当我们像其他种族一样思想如此封闭时,会让人衰弱……当我去这家酒吧时,我向上帝发誓,当你走进那里,如果一个外人走进来,每个人都会盯着看,转过头去,开始窃窃私语。我觉得那有点不幸,因为那是酒吧,人们去那里喝酒、玩乐。就像跨种族约会一样,我觉得大多数(苗族)长者仍然不赞成这种行为。很不幸,我们都是小团体。就像我说的,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只有四个朋友,他们都是苗族人,但能离开那个小圈子感觉很好。”
出生于美国的苗族妇女,24岁
所以,在成为美国公民之前,我没有任何身份。由于我没有,当我成为美国人时,我得到了我的第一本护照和身份。我也在缅甸生活过,所以我懂缅甸语。我喜欢缅甸食物,有缅甸朋友。所以,如果有人问我,‘嘿,你来自哪里?’我说,‘我来自缅甸。’我很自豪地说。”
缅甸裔移民,70岁(缅甸文翻译)
“(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文化。这是因为,即使说Dzongkha语,不丹人也无法很好地沟通。我们说话的时候会把英语混在一起。即使是在服装方面,当我们去参加重要的节日时,我们也会抱怨穿着我们的民族服装,不喜欢穿。例如,前天,我去观看了射箭比赛。即使去参加射箭比赛,人们也抱怨我们必须穿gho,坚持让他们穿着裤子开车,因为不方便,伤了我们的背,kira摔倒或gho被甩在后面。忘掉一天吧,我们一刻也不能戴它。所以这样,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文化。即使说到不丹菜,最重要的菜是咖喱,不是吗?如果我们不丹人做,没人会做一道纯粹的菜。 Neither do we include onion nor tomato. There are only chilis and cheese. This is just an example. If we are to preserve our ancestral culture, we have to preserve even such things like understanding that radish and chilis are good combination with pork curry. Here, they mix everything.”
来自不丹的移民妇女,53岁(翻译自Dzongkha)
“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们只是一小群人。当我们说斯里兰卡时,很多人并不知道它,他们会问它在哪里,是在印度吗?许多人问它是否是印度的一部分。当他们这样问的时候,我们觉得很多人都不认识我们。而那些只在新闻中听说过斯里兰卡的人,那些了解斯里兰卡但从未去过斯里兰卡的人,只知道斯里兰卡的战争。他们问起战争、板球和茶。除了这三个,还有一个问题是如何代表和教育我们。”
斯里兰卡裔移民,33岁(从僧伽罗语翻译而来)
“很多人认为日本人是最谦逊、最诚实的人。我觉得我应该做到这一点。当人们说那样的话时,我必须努力尝试。当然这很好,但有时工作量很大。作为日本人,为了我的家庭,我很努力。”
日本裔移民,46岁(日语翻译)
“首先,这取决于个人。许多缅甸人羞于承认自己是缅甸人。我不知道我们缅甸人在白人中间这么说会不会有点羞愧。”
缅甸裔移民,70岁(缅甸文翻译)
“在这里,当我看到(在美国的缅甸人)时,我们认为(他们)是医生和受过教育的人。”
缅甸裔移民,43岁(缅甸文翻译)
“菲律宾人的名声很好,但我们被政府欺骗了。也是很好的甜点。”
出生于美国,菲律宾裔,41岁
“很多越南人很自私,但工作非常努力,非常聪明。”
越南裔移民女性,45岁(越南语翻译)
他说:“我看到一些在美国的柬埔寨人因为柬埔寨政府而憎恨柬埔寨,他们要求对柬埔寨进行经济制裁。他们不明白,这样做会影响到柬埔寨人。”
柬埔寨裔移民,47岁(由高棉语翻译而来)
“当我想到生活在美国的台湾人时,我想到三件事:让人们相信台湾不是中国或泰国(笑)。故意变得更大胆/自信/不那么讨人喜欢,尤其是在专业场合。平衡外部文化压力和家庭价值观。”
生于美国,台湾血统,26岁
“(我)是中国人,会被误认为是中国公民。”
台湾移民,41岁(普通话翻译)
“我看到、听到了很多故事,也认识了很多菲律宾人,他们在任何行业都能成功地担任高管职位……这只是一个例子——如果你看看我们(文化非营利组织)的许多董事会成员的动态,就会发现,半数董事会成员是高管,另一半是‘entre-pinoys’(菲律宾企业家),我认为这就是该组织如此强大的动力所在。”你知道,10年、15年、20年前,你不会看到像维亚康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Viacom CBS)的副总裁或派拉蒙影业(Paramount Pictures)的副总裁这样的人,你知道,你不会看到,但现在这一切发生得更快了,所以你知道,对我来说,我认为这有点像现在作为菲律宾人在美国的感觉,那些门现在都打开了。”
生于美国,菲律宾裔,48岁
“我知道我与众不同。在很多情况下,我是人们认识的第一个亚洲人或中国人。有时感觉不舒服,但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我是这方面的开拓者,因为如果人们把我当作一个与中国人相反的人,这可能会为其他人铺平道路。他们对待在生活和职业生涯中遇到的人可能与以前不同。”
美籍华裔,61岁
“(我想到的是)韧性、文化和庆祝活动。我们有非常独特的庆祝活动,不同的节日,老挝新年-我去路易斯安那州过老挝新年,那是一个地方!你知道,它非常独特,它吸引了来自不同背景的不同人,他们不是老挝人,他们想和我们一起庆祝。我们有来自不同社区的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这一整年都在被讨论。我们很有韧性,你知道,我们的父母或祖父母经历了那么多,阿姨和叔叔,我们只是战士。我们蹦蹦跳跳地回来了,我为我的家人和其他在美国的老挝人鼓掌。我只是——我热爱我们的文化。”
生于美国,老挝裔,36岁
“我喜欢越南人,因为他们非常亲密和友好。我在美国遇到过越南人,我过着和你们越南朋友一样的生活,我感觉和我的祖国非常亲近。”
越南裔移民女性,51岁(越南语翻译)
“他们都说我们中国人非常团结,非常勤劳。以我们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我们都很关心孩子的未来。”
华裔移民女性,32岁(中文翻译)
“对我来说,我认为作为一名台湾裔美国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与中国大陆的政治斗争,以及台湾作为四小龙之一经历了工业化,而中国大陆现在正在经历这一事实。此外,中国是一个更大的地区,每个地区都有不同的背景,在烹饪等方面也有不同。所以,作为中国人有更多的东西,而台湾文化更统一一些,但它仍然是不同的。”
生于美国,台湾血统,32岁
“提升自己,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往往会变得自满。我们总是忘记的是,因为我们在美国,这里的生活是不一样的。我们忘记了,嘿,即使你现在有很好的收入,这也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对吧?没有所谓的“永远”,所以,一定要提前10年考虑你的生活。所以,提升你自己。举个例子,如果我现在是一名经理,我是否认为自己在10年后还是这个职位?”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8岁
“(作为巴基斯坦人在美国意味着)谨慎、正直、隐形。”
出生于美国的巴基斯坦裔男子,30岁
“来到美国后,我们要谋生。我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认为韩国人与美国社会格格不入,有点像外人。这是因为我们在美国的根基并不深。对亚洲人,尤其是韩国人来说,当我想到我周围的环境时,他们似乎是真诚的、顺从的,不会制造太多麻烦。”
韩国移民者(49岁)
“在上世纪80年代,索尼的盛田先生很出名的时候……我们可以为自己是日本人感到骄傲,但(现在不那么自豪了)。”
日本裔移民,62岁(日语翻译)
“这更多是来自我母亲身边的叔叔阿姨们的观察;他们非常熟悉越南的文化和语言。我的意思是,这既是我的父母,也是整个社区。我妈妈的家人和越南社区非常亲密,他们有很多越南朋友会过来玩,一起出去玩,去寺庙,等等。所以当我想到作为一个越南人在美国意味着什么时,我想那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越南人。”
出生于美国的越南裔女性,22岁
“(在美国作为巴基斯坦人意味着)穆斯林,受过教育和好奇。”
出生于美国的巴基斯坦裔男子,22岁
“我认为在这里我们必须独立。首先,我很独立,因为我丈夫在这里工作。所以我得照顾孩子们。丈夫和妻子必须一起工作,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份,我们也必须勇敢地更自信地处理家庭。”
印尼裔移民妇女,38岁(从印尼语翻译而来)
“(作为在美国的台湾人)意味着勤奋、(有)身份危机、善良。”
生于美国,台湾血统,28岁
“如果你是一个已经在美国的中国人,你必须努力生存,并与他人竞争资源。你可能不需要完全融入这个社会,但你必须适应这里,才能得到你想要的。对我来说,我不会说留在美国或返回祖国对个人发展是好是坏,但如果这是我想要的,而且我能够做到,那就好了。第二,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也是一个华裔。你有自己的专长。你可以用你的专业知识作为两国之间的桥梁,不仅在文化上,你也可以在经济合作和政治交流上做出贡献。”
华裔移民女性,29岁(中文翻译)
“对我来说,越南文化和语言非常珍贵。”
越南裔移民女性,51岁(越南语翻译)
“我认为,因为我们生活在美国,所以我们现在受到了教育。所以,我们的技能水平是不同的。我想为苗族人建立一个国家或地方,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我们有亲戚。(人们问我从哪里来,我回答)我出生在泰国。”
苗族移民妇女,31岁(苗语翻译)
“(作为在美国的菲律宾人)意味着好客、随和、有趣、友好和温暖。”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2岁
“(做)模范少数民族,不被人看到,(一种单一的)外来文化。”
出生于美国的印度裔女性,43岁
“我认为大多数人都认为中国人很聪明,尤其是在数学和科学方面。我不太擅长数学。我不跟数字打交道。我不喜欢它。我的父母也有这样的期望,认为我会在数学课上取得好成绩,但这也没有发生。所以出于对别人的期望,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肯定是非常有压力的。我肯定有压力,因为我是亚洲人,所以我必须在每个科目上都聪明。但我认为当它过去的时候,我认为它已经不再重要了。我可以只擅长我所做的以及我想在我的职业或领域里做的事情。只要我在自己的领域做得好,我认为这很好。”
在美国出生的华裔女性,22岁
“美国很好。生活在美国比生活在老挝好,他们在一切方面都帮助我们。在老挝,我没有退休金,那里什么都没有。在美国,他们帮助我们所有人,所以这是更好的。这是方便的。”
老挝裔移民妇女,85岁(老挝语翻译)
“这里的人不了解缅甸……(来自)缅甸的人似乎是移民和难民(寻求政治庇护)。但他们对它了解不多。军事政变后,他们更关心缅甸。他们更了解缅甸。在我的办公室里,他们会问,‘哦,你的国家怎么样?情况还好吗?“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我们的国家。是的,我们在军事管理下长大。但对我来说,我通常在政治上持中立立场。当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时,我的一些家人去世了。 I couldn’t do anything. We couldn’t even transfer money. My aunt died in July. My cousin died on July 31. On August 20, another aunt died. I wanted to support from here, send money, and return, but I couldn’t.”
缅甸裔移民,36岁(缅甸文翻译)
“我们有机会去做我们想做的事,去发现真正的自己,我们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有一段时间,我想你可以说是一段时间来花时间,去真正思考我们想要做什么。至少考虑一下,你知道,我真的想成为一名医生吗?我真的想当律师吗?我只是想坐在家里,也许有一天放松一下,然后就去冒险?另外,由于来自他人的压力,我们经常会失去自己的文化。当我们吃韩国菜时,我们会受到其他孩子的压力,他们会说,‘哦,那看起来很恶心。“我们会远离自己的文化,试图变得更加粉饰。但是,你知道,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我们有机会回到我们的传统,回到我们想要的食物,回到文化,说语言,拥有传统。就像在中国文化中,我们在春节的时候会从每个家庭成员那里得到100美元。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习俗。”
在美国出生的韩裔男子,19岁
“勤奋、外国、热情/友好/阳光。”
菲律宾裔移民,51岁
“(印尼人首先被视为)东方人,(其次)穆斯林。美国人认为东方人野蛮,低人一等。但我们也有值得骄傲的价值观。美国人得到的关于穆斯林的信息有点扭曲。”
印尼裔移民,28岁(印尼语翻译)
“(作为在美国的菲律宾人)意味着对自己的文化、社区和传统感到自豪。接受一种新的文化,同时保持你的根。历史。(这是)代际差异。”
生于美国,菲律宾裔,27岁
“(存在)文化差异。例如,泰国人在进入同一部电梯时往往很安静,但外国人往往更友好,会与人接近。起初,我保持沉默,但现在我会对不认识的人表达一些问候或说“祝你今天愉快”。这对我的自信帮助很大。”
泰国裔移民,30岁(泰语翻译)
“你是印度人。你不是巴基斯坦人,对世界其他地方来说,我们甚至不是地图上的一个光点。除非发生袭击,否则没人在乎。这是唯一一次我们在新闻中被关注,而没有人——好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是隐形的。人们甚至对我们一无所知,也不在乎所以如果你站在棕色的海洋里,你就是棕色的。就是这样。”
出生于美国的巴基斯坦裔男子,30岁
“我认为作为老挝人,美国非常、非常、非常多样化。我的一些家庭成员像黑帮成员,我的一些家庭成员(从事国际事务)——在美国,我们可以成为很多人,可以做很多事,这取决于我们的选择。但我想说的是,大多数老挝人都喜欢聚会,我们也很谦逊。就像那些匪徒一样,他们长大后开始意识到这是关于家庭的,是关于帮助我们的父母之类的。”
出生于美国的老挝裔男子,25岁
“(菲律宾人)在媒体上是种族模糊的,与黑人和拉丁裔有关,有时比其他亚洲人更多。[A]非常殖民的心态。(非菲律宾人会想到)lumpia……然后是西班牙裔的姓氏。”
美国出生,菲律宾裔,26岁
“在我看来,这里的越南人非常勤奋。总的来说,他们真的希望改善人际关系,照顾好家庭生活。在这里和越南一样。”
越南裔移民女性,43岁(越南语翻译)
“我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有‘社区合作’的概念。我想从你两岁开始,在幼儿园就已经介绍过了。团队合作已经存在了。所以我想即使是名人,如果他们想要公关噱头,他们也会在任何节目中提到菲律宾或菲律宾人。所以很多人会看他们的节目。就像,我们喜欢人气竞赛。什么是流行趋势,我们就去哪里。同时,因为菲律宾人很多,如果他们知道你是菲律宾人,他们就会帮助你。所以,我想如果你想做点什么,只要把菲律宾人聚集起来,你就能做到。”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2岁
“点心”。
出生于美国的华裔女性,36岁
“当我来到这里时,我发现的第一件可爱的事情是日本的传统工艺品。当我年轻的时候在日本,我没有想太多,但是现在,当我看到日本工艺品时,我发现在小东京的商店里它们非常好。另外,我回到日本的时候,碰巧去了浅草,看了一些传统的东西和传统工艺品,或者是东北地区的产品展览。有一天,北海道的产品展览会在日本的三和超市举行。我当时想,‘哦,它很好吃,只有日本人能做。“我不卖(这些东西),但我仍然为此感到自豪。这不是我自己的工作,但我觉得这是我们的文化。”
日本裔移民女性,45岁(日语翻译)
“当你作为移民来到这里,你会觉得自己像个陌生人。我觉得自己很孤独,因为我总是处不好。即使在我工作的时候,我也感到很多对亚洲人的歧视。因为我们是陌生的韩国人,所以要比美国人更努力。”
韩国移民女性(53岁)
“(我认为)越南人民非常勤劳和成功。我也很幸运能在这个国家,我有我的自由。”
越南裔移民女性,55岁(越南语翻译)
“这是一个观点不同的问题。有些事情在这里可能被认为是正常的,而在印尼则被认为是不礼貌的。如果在这里,这是正常的,也许我们更能接受,我们不只是做判断,所以我们理解。此外,这里还有许多其他民族,不仅仅是非洲人。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
印尼裔移民,28岁(印尼语翻译)
“亚洲人有很多不同的子群体,所有的刻板印象都被归到所有亚洲人身上。但每个亚洲民族都有自己的挣扎。当你把一个刻板印象和整体混为一谈时,那些被低估的人很难反抗。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回答。”
美籍华裔,30岁
“三个词可以形容苗族人:适应力强、适应力强、幸存者。”
出生于美国的苗族人,42岁
“我认为在美国拥有任何一个种族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够将这种文化介绍给其他人。所以当我了解到更多日本人和日裔美国人的感受时,我觉得我可以和那些不知道女生节是什么,不知道某些食物是什么,或者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男生节那天在外面挂锦鲤的人分享我的感受。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通过介绍不同的社区来为社区做贡献的方式。”
在美国出生的日本裔男子,61岁
“我们是世界人口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可以为世界做出贡献,尤其是印尼。例如,印度尼西亚的动植物群对科学界有巨大的影响。然后,最重要的是,每次我们遇到印尼人时,我们问的问题是“你来自哪里?”’我们会回答‘我来自(印尼的一个城市)。“Then, comes”来自印尼。“第三件事,我可以说美国或全世界都知道巴厘岛,但不知道印尼。他们认为巴厘岛是另一个国家的一部分。他们知道巴厘岛,但他们不知道巴厘岛只是印尼的一小部分。这就是我一直强调的,巴厘岛真的很美,很伟大,但它只是印度尼西亚的一小部分。”
印尼裔移民,42岁(印尼语翻译)
“我认为每种文化都是独特的,每个民族都是独特的。我们(苗族人)也有自己独特的方式。我们如何移民到美国,如何为美国的发展做出贡献,我认为这是非常独特的。我们是一个非常注重家庭的民族。就像我之前和你们分享的那样,我和菲律宾人、中国人、越南人一起长大,他们没有我们苗族人那样的结构或家庭纽带。(我也认为)苗族人非常骄傲和拉帮结派。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我觉得我们不愿意与族群之外的人交朋友……我来到这里,如果你去(一份当地酒吧的名单),或者任何一家这样的酒吧,99.9%都是苗族人,对我来说这很奇怪。其他民族在哪里?为什么他们不来我们的酒吧?为什么他们不来我们的餐厅? How come they’re not coming to our sports festivals? … I think we should have pride in our culture, but we should also open up to others.”
出生于美国的苗族人,42岁
“无论我住在哪里,我都为泰国人感到骄傲。他们可能会问我是中国人还是老挝人,但我会自豪地回答他们,我是泰国人。我出生在泰国,所以无论我怎么生活,我都不会忘记我的背景,因为那是我的起源。我有一个泰裔美国朋友,他的父亲是泰国人,自称泰国人。他问他的朋友们是否相信他是泰国人,因为他的外表看起来有点[杂]。当我问他感觉如何时,他感到很自豪。我感觉很好,从未对(我的背景)感到尴尬。当我找工作时,他们倾向于问我是中国人还是来自东方国家,当然,我回答我是泰国人。”
泰国裔移民,59岁(泰语翻译)
“在(台湾的)僵化框架下,我是受益者。我想,虽然台湾的教育可能不是那么免费,但它确实给了我很多知识。来到这里后,我意识到并不是每个美国人都重视教育。我不是说教育是生活的唯一解决方案,但它至少是一条更可靠的路线。也就是说,当你有一个高水平的教育,你的视野会更广阔。”
台湾移民,29岁(普通话翻译)
“我喜欢在美国的越南人和我一样。因为我总是觉得用母语交流很舒服。”
越南裔移民,47岁(越南语翻译)
“离开日本后,我必须考虑我的身份。我必须拓宽我的视野,因为我是一个生活在美国的日本人,而我是一个外国人。在日本,人们对事情应该如何发展有着强烈的意识。例如,因为你是日本人,所以你必须遵守一些惯例和标准,而外国人不需要遵守,因为他们不是日本人。我不需要受那些规则的约束。我是自由的。我们不需要达到别人的期望。例如,如果你到了一定的年龄,你就不能有特定的发型。我在日本经常去的发型师不再给我烫直发了,她说:“在你这个年纪,不建议烫直发。”它使你的头发看起来很浓密。’ They have rules that you cannot look a certain way when you get to whatever the age. They have strict rules about what you shouldn’t do. I don’t have to live with rules like that. I have that freedom. But also, because they like to get involved in other people’s business and be a good neighbor, you get support. The Japanese who live in America don’t get that. There are very few support systems for people who live in a big city.”
日本裔移民妇女,50岁(日语翻译)
“阿多波、脑肿块、护士。”
菲律宾裔移民,31岁
“我去孩子学校参加聚餐时,带了韩国菜。我做了一道韩国辣味沙拉,大家都很喜欢。他们也喜欢吃日本菜。我认为我传达的是韩国文化。我曾经在一个广告公司工作,他们问我,‘为什么(你)要对韩国人做广告?因为韩国人很少,所以用同样的钱向南美人或中国人做广告会更好。“韩国人太少,这让我很受伤。我无能为力。我生活在韩国之外,但我觉得我越来越爱国了。我很担心我的国家。我认为为了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强大,增加人口是很重要的。”
韩国移民女性,51岁(韩文翻译)
“我很自豪自己是苗族人,在美国出生和长大。这绝对是一种独特和不同的经历。”
出生于美国的苗族妇女,30岁
“我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学校的教育下长大的。我被要求在学校表现好。所以人们总是认为我是最聪明的,在数学等方面有很好的成绩。”
在美国出生的日本裔男子,42岁
“对我来说,首先,我努力自由地生存。我不想要任何胁迫。其次,我有一个柬埔寨人帮助柬埔寨人的心态。如果有柬埔寨人不了解柬埔寨社区,我将[帮助他或她找到]。第三,我要帮助他们在我们的柬埔寨社会中幸福地生活。”
来自柬埔寨的移民妇女,49岁(由高棉语翻译而来)
“我有几个朋友说,‘天哪,你和我的屁股一样白。’但那是因为他们了解我。”否则我就会发现,‘那么,你是哪里人?“即使是在专业场合,当他们觉得可以放心问你的时候。“那么——那么你是哪里人?”“哦,我出生在科罗拉多州的(人名市)。”就像在(医院)街那头。“不知道,但你是哪里人?”“我母亲的子宫?”’”
出生于美国的印度裔女性,43岁
“在我看来,(美国人)对亚洲人有成见。他们通常对我们有成见。我想最好还是多了解一下他们。我们应该更尊重他们。之后,我们会告诉他们关于印度尼西亚的事实。他们最终会知道印尼很有趣,对他们有好处。(一开始)突然说我是印尼人之类的,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印尼裔移民,28岁(印尼语翻译)
“我以为华人就是在外国长大的中国人。”
华裔移民女性,32岁(中文翻译)
“作为在美国的老挝人,我们被扔进任何事情,我们都能挺过去。我认为我们的家庭和我们的关系告诉我们,我们总能找到出路。我的老板认为这是最好的事情——就像我有最好的职业道德,你知道,他们不会说这是老挝,他们只是说,‘你的父母把你抚养得很好,你可以克服任何事情,并成功。我正在努力教授并继续教授职业道德和我们的文化,这样我们就不会失去它。我继续和我的女儿去寺庙,学习老挝舞蹈,并努力保持下去。”
出生于美国的老挝裔妇女,37岁
“首先,这个国家非常多元化,当我们不丹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会增加它的多样性。我认为这对我们和这个国家都很有好处。其次,这里有很多餐馆,也许我们应该在里面加点我们的香料和风味。”
不丹裔移民,46岁(翻译自Dzongkha)
“作为一个巴基斯坦人,你有一个不同的身份。忠于自己,忠于我所相信的东西,忠于我所相信的东西。相信到一定程度,你就必须坚持这个信念。你的宗教和文化的价值观,它们都是你的价值观。你要牢牢抓住它们。”
巴基斯坦裔移民妇女,42岁(乌尔都语翻译)
“作为一个外国人。这里的限制比你想象的要多,比如签证和绿卡。这很难……(但)我常常很高兴我住在这里。(即使)我本质上是一个外国人,人们仍然接受我进入他们的社区。但当涉及到政府时,我觉得有一堵墙,就像驾照和护照一样。”
日本裔移民,40岁(日语翻译)
“做一个战士,或者类似的人。如果你想留在这里,你会遇到很多缺点,需要勇敢。一开始我是一个非常害羞和安静的人,但在美国我不能这样。”
泰国裔移民,40岁(泰语翻译)
“(菲律宾人)很勤奋。”
菲律宾裔移民,41岁
“作为斯里兰卡人,我们怀着极大的兴趣在我们工作的地方工作。斯里兰卡人民在美国人民中享有声誉,因为我们是值得信赖的、非常勤奋的一群人。我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斯里兰卡裔移民妇女,59岁(从僧伽罗语翻译而来)
“(作为在美国的泰国人)意味着我们出生在泰国,决定移民是因为我们看到了成功或改善的机会。”
泰国裔移民,30岁(泰语翻译)
“我唯一想到的就是就业、工作、事业。”
印度裔移民,37岁(印地语翻译)
“我认为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为自己是韩国人感到骄傲,也为韩国的食物和文化感到骄傲。”
韩国移民者(24岁)
“在我看来,无论一个国家有多么多民族,最终,我不认为他们能融合在一起。人们甚至对我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丈夫说,他的英语说得很好。虽然我的丈夫在美国出生和长大,但他有亚洲人的皮肤,所以他听说他英语很好,他被当作陌生人对待。我是少数民族,种族之间的界限无法跨越,但有时我会忽略它,因为我有工作和朋友。”
韩国移民女性,31岁(韩语翻译)
“我不知道那些不是印度裔美国人的人能看出(印度人和印度裔美国人)有什么不同,除非他们认识你本人。”
出生于美国的印度裔女性,43岁
“日本人主要被当作亚洲人对待。一开始我有点震惊。”
日本裔移民,24岁(日语翻译)
“我的爱人(喜欢)问‘你好吗?但当他对泰国收银员说同样的话时,他们往往会感到惊讶,因为泰国人不会经常对收银员说这句话。因此,我们的文化是不同的。”
泰国裔移民妇女,40岁(泰语翻译)
“(我想到)会说两种语言。我公寓的看门人问我为什么我没有日本口音,因为我姐姐有。也许人们想知道为什么我不够日本人,或者我有多美国化。”
在美国出生的日本裔女性,37岁
“最重要的是忠诚。不丹人民表现出忠诚,懂得因果关系。我们一提到我们来自不丹,那些了解不丹的外国人就对我们特别客气,惊呼:“你们是不丹人!”“他们对不丹有不同的看法。因此,当我们说我们来自不丹时,尽管纽约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不同的人,但不丹人有一种特殊的身份。因此,作为不丹人,我们在其他人中脱颖而出,他们必须有同样的感受。其中之一就是我们的宗教信仰。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无论是在纽约还是其他地方,无论是在其他国家还是在其他地方,不丹人民都坚持他们的宗教,忠诚地遵守我们国王和长老的建议。”
来自不丹的移民妇女,40岁(翻译自Dzongkha)
“(我想说是)聪明,但我注意到我的父母并没有那么高的期望,我看到其他中国人,他们真的有很高的期望,但我们没有。”
出生于美国的越南裔女性,19岁
“作为生活在美国的台湾人,我们必须能够表达我们作为少数群体的观点,并捍卫我们的权利。”
台湾移民女性,47岁(中文翻译)
“有一个我能想到的……我从老挝来到这里,只是因为美国在那里发动了战争。我想让你知道我在老挝生活过。我是老挝人。因为那里有战争,我必须想办法逃出去,逃离老挝。”
老挝裔移民,46岁(老挝语翻译)
“在美国作为菲律宾人意味着拥有菲律宾人的价值观,菲律宾人的社区意识,菲律宾人的文化。”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43岁
“你怎样才能得到晋升呢?”你必须学习新的技能,提高自己,确保自己每年都能达到人生的一个里程碑。尤其是如果这是你真正想要达到的目标。如果你不要求它,它也不会给你。你必须尽自己的本分。”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8岁
“(我会考虑)我们的背景,特别是我们的文化和生活背景。如果我们努力工作,甚至美国人也能接受。虽然我住在一个华人区,但我的很多邻居都来自意大利或其他国家。我们对他们的生活方式有所了解,但中国文化却拥有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所以我一直认为可以互相尊重,互相帮助。我认为这很好。”
华裔移民,56岁(中文翻译)
“文化”。
出生于美国的越南裔男子,40岁
“在美国,韩国人永远不能(与其他美国人)混在一起。韩国人社区很小,所以我们都认识对方。我只能专注于我的家庭。我全家人都在韩国,如果我在韩国,我想我不能这样生活。如果我离公婆和家人很近(会很累)。但如果我只想和家人一起做某件事,能做到就好了。”
韩国移民女性(43岁)
“我也写过进步。所以,自然地,当你进步的时候,你就有更多的机会脱颖而出。”
巴基斯坦裔移民妇女,41岁(乌尔都语翻译)
“美国的生活不像你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亚洲人,菲律宾人比媒体描述的要多。我们有很多不同之处,但菲律宾人以快乐、积极的态度很容易适应。文化差异可能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但菲律宾人通常很容易克服。歧视并非经常发生;它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但它确实发生了。菲律宾人把美国视为更绿的牧场,因为我们来自第三世界国家,所以这里的机会更好,但我们也必须努力工作。”
菲律宾裔移民女性,34岁
“这里非常、非常多样化,所以(人们)更开放。在印度尼西亚,也许大多数人是穆斯林,他们可能对其他宗教不太宽容,但当我们在这里时,结果发现我们是少数。但(这里的)容忍度非常高,所以一般来说,当我们后来回到印尼时,(这让我们)更开放。”
印尼裔移民,31岁(印尼语翻译)
“(作为菲律宾人)意味着挣扎、骄傲和身份危机。”
生于美国,菲律宾裔,52岁
“在美国,作为越南人,你必须强壮、勤奋、有趣。”
出生于美国的越南裔女性,22岁
“我不想获得美国国籍,因为日本不允许双重国籍。我随时都可以得到它,但我选择不。如果像特朗普这样的人继续(当总统),我就有地方可去了。这对我很有帮助。我属于(日本和美国)两个国家,我仍然说我想说的话。”
日本裔移民女性,65岁(日语翻译)
“作为中国人意味着什么?”首先,它与美国社会有关。虽然我们有多年的移民历史,但他们仍然认为我们没有完全融入这个社会。因为主流社会仍然是白人,事实上情况和其他种族一样,如黑人或西班牙裔。中国人仍然是外国人,仍然是少数民族。第二,中国人有自己的文化,也适应了这里的文化,所以他们自己的特点(是冲突的)。第三,由于你(从中国)带来的特点,你必须向前看。中国人和他们所生活的社会的未来会是怎样的?我认为如果方向好的话,(我们)可以成为桥梁。它意味着在美国社会和其他群体之间建立桥梁,而不仅仅是中国人,或者可能是美国其他群体,这是促进相互理解。”
华裔移民女性,27岁(中文翻译)
“(我们)很努力。”
越南裔移民,58岁(越南语翻译)
“(在美国的印度人带来了)语言、食物和文化。(我们也)尊重、忠诚和慷慨。(印度人有)宽广的胸怀。我们付出得更多,索取得更少。”
印度裔移民,20岁(从印地语翻译过来)
“(作为在美国的孟加拉国人)意义重大。如果你出生和长大的地方在国外,那就没有比它更大的地方了。现在,我认为许多出生在这里的人也在学习或尝试孟加拉文化。现在机会来了。这种机会在许多其他国家可能没有。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很幸运,即使在国外也能享受到我们国家的风味。社会上,文化上,所有的一切。”
孟加拉国裔移民,56岁(孟加拉语翻译)
“每当我和家人外出时,当他们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某人时,每个人都必须穿得光鲜亮丽,然后我们出去吃饭时也要为账单而战。我就是这么想的。”
出生于美国的越南裔男子,25岁
“这是关于未来,一个更好的未来和对改变的希望。美国是民主大国,台湾也是。但它们是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观察一个真正的民主是如何运作的。真正的两党制是如何运作的?第三,作为生活在美国的台湾人,我们想了解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那就是他们是否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观点。这是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我个人没有任何特别的倾向。”
台湾移民,37岁(普通话翻译)
“不久前,我去了韩国,大约三个半月后回来。现在韩国发展得如此之快,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美国)公民。不过,如果你想用同样多的钱生活得(舒适),我认为没有任何地方可以与美国相比。商店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如果美国有50家咖啡店,韩国应该有5000家。”
韩国移民,48岁(韩文翻译)
“人生奋斗,高等教育,大好机会。”
孟加拉国裔移民妇女,53岁(孟加拉语翻译)
“我第一次来美国已经有十多年了,在此期间韩国发展了很多。过去以日本产品为主的电子产品被韩国产品取代,作为韩国人感到非常自豪。”这里有很多韩国汽车,韩国流行音乐和韩国食物——所有这些都发展了很多。我前阵子和一位美国老师谈过这件事。美国老师同意我的看法。美国人似乎讨厌改变,停留在现在。谈到韩国的快速发展,我作为韩国人感到非常自豪。”
韩国移民女性(41岁)
“我已经离开台湾很长时间了,在美国,我遇到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说中文的人,可能来自中国大陆、马来西亚和许多其他地方。这开阔了我的视野。我认为自己是台湾人,但由于我经营一个(社交媒体账户),我必须小心避免引起任何争议。我通常会说‘我们是中国人’;如果我说别的,可能会有一些强烈的反应。”
台湾移民女性,47岁(中文翻译)
“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我认为我们在美国有一个较大的亚裔社区,相比之下,我只是想到我的一些朋友可能像其他族裔,如菲律宾人、柬埔寨人或印度尼西亚人。我想,也许在我住的地方,我觉得中国人更多。”
生于美国,华裔,22岁
他说:“无论我们属于哪个社区,我们都尊重尼泊尔人、文化和语言。我们彼此理解。我们从灵魂深处互相尊重。是的,我们是这样理解的。尼泊尔人在各个方面都是无辜的,尼泊尔人很好。他们是诚实、勤劳、努力的工人。他们在文化上也相互尊重。”
尼泊尔裔移民妇女,52岁(尼泊尔语翻译)
“(在我们国家),我们的文化(和)多样性……有这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印度是如此美丽,我非常自豪作为一个印度人。”每个人都想看看我们的国家,一生中肯定想去印度一次。作为一个亚洲人,我想说我们的食物和价值观和所有其他亚洲国家一样。我们一直被教导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根。”
印度裔移民女性,53岁(印地语翻译)
“说尼泊尔语的人见到尼泊尔人时都会说尼泊尔语。他们不说英语。虽然我们在尼泊尔学习英语,但我们没有太多的练习。我所见到的任何尼泊尔人,我认为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更好的未来,或是为了回到我们国家的家人更好的未来而努力工作。我认为大多数尼泊尔人都很辛苦。”
尼泊尔裔移民,45岁(尼泊尔语翻译)
“对我来说,我想在生活中寻找新的经历,因为美国允许我尝试新事物。在我看来,泰国人民勤劳、耐心、坚强。他们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事情,甚至比美国人更有热情。”
泰国裔移民妇女,38岁(泰语翻译)
“我们努力,有能力,愿意融入美国社会。”
台湾移民女性,47岁(中文翻译)
“印度人非常勤劳。我们帮助了很多人。不仅是印度人。我们帮助别人只是为了帮助别人。作为一个人,我们很容易帮助别人。我们的适应能力也很强。我们很快就会试图适应我们周围普遍存在的环境。与亚裔美国人相比,我认为大多数亚洲人都非常好奇。他们非常渴望学习。他们有强烈的学习欲望……有很多亚洲人,你学习韩语,你学习汉语,所有这些人都来到这里,非常努力地学习,取得了很大进步,因为他们有学习的好奇心。”
印度裔移民女性,32岁(印地语翻译)
“从小到现在,对我来说,这都是为了挽回面子,给周围的人留下好印象,这样我们周围的人就会对日本人有积极的看法。举个例子,当我们住酒店的时候,我爸爸会让我们整理床铺,打扫浴室,当然,作为孩子,你只需要做你父母让你做的事情。他总是说,我们不希望人们对日本人有不好的看法,所以我们想让这个地方保持干净,这样他们就会认为我们是干净的,我们是受人尊敬的。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女佣会打扫房间,为什么我要做这个?但他们总是说,不要在公共场合顶嘴,不要在公共场合争吵,要尊重别人。还有就是遵守诺言,取得好成绩,做一个好学生,做一个好员工。所以这更多的是为了给其他人树立榜样,给整个日本民族一个好名字或一张好脸。”
在美国出生的日裔女性,50岁
“我曾兼职做过优步司机。所以我遇到了很多人。在我的应用中,有人提到我是斯里兰卡人。所以他们说,‘哦,我去过那里,我最近去了那里,那里的人非常好。“一见到我,他们就试图把我当成印度人或孟加拉国人对待。但在浏览应用程序后,他们会说,‘啊,斯里兰卡人,你们做得很好,伙计。“当我开优步出租车时,有些人会和我分享他们的经历。你知道,这总是值得骄傲的。”
斯里兰卡裔移民,34岁(从僧伽罗语翻译而来)
“中国人指的是在中国长大,然后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人。华裔是指那些父母在中国长大,然后出生在其他国家的人。”
华裔移民,28岁(中文翻译)
“(菲律宾人的身份)在文化上是独一无二的——它融合了西班牙和亚洲文化,但两者都不是。我们以友好和勤奋而闻名。”
菲律宾裔移民,35岁
“[我们的]食物,[我们的]语言,[是]fili - am。”
生于美国,菲律宾裔,27岁
“这是一种低标准的事情……在缅甸没有机会,和母亲住在一起,由她支持……生活是完整的。”这对生活来说是可以的。目标就是这样。但当他们来到这里,人们面临着很多挑战。当他们来到这里,他们必须学会适者生存。[我提到]'低教育'[意思是]在缅甸获得的学士学位是不够的。关于“对民主的低了解”,缅甸强调种族、宗教,(所以缅甸人)成长在一个评判性的环境中。当缅甸人来到这里(美国),他们强调民族权利。所以我自己也强调种族权利。这些都是我刚到这里时学到的。”
缅甸裔移民,29岁(缅甸语翻译)
“关于母语没什么可说的。我自己也在努力学习口语和听力,我必须再次学习更多。”
缅甸裔移民,67岁(缅甸文翻译)
“(日本是)盟友。与中国不同,美国和日本长期以来一直是主要盟友。他们是盟友,不是敌人。此外,日本人有良好的常识,尊重他人。(我也想到了)Daiso。日本一元店。只要一美元,但产品质量高。我所有的朋友都很喜欢Daiso。”
日本裔移民女性,45岁(日语翻译)
“(作为在美国的巴基斯坦人)意味着好客、慈善,对所有人都有文化能力。”
出生于美国的巴基斯坦裔妇女,47岁
“(我感到)自豪。我觉得和以前相比,老挝的文化和人民现在变得更加主流了。我年轻的时候,人们问我是什么,我说‘我是老挝人’,他们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所以我以前不得不告诉他们我是中国人,他们说,‘哦,好吧,我知道这个。“但现在我觉得,我们老挝人通常不与人来往。现在我觉得是我们真正站出来的时候了——你知道,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
出生于美国的老挝裔男子,28岁
“人们更喜欢不丹人给孩子当保姆。这是因为我们全心全意地做这项工作,带着同情和善良照顾孩子,而且作为一名佛教徒,我们甚至连父母都很同情他们。”
来自不丹的移民妇女,49岁(翻译自Dzongkha)
“(我们带来了)印度语言,然后是食物,然后是文化。在这里,我们塑造了我们的印度教育方式,我们的工作方式,我们的工作方式,无论是早上、晚上还是晚上,我们都真诚、诚实地工作。我们是忠诚的,我们坚守真理之路。我认为印度裔美国人的犯罪率比其他社区要低。”
印度裔移民,49岁(印地语翻译)
“当我遇到非菲律宾人,特别是在白人餐厅或没有太多亚洲人的餐厅,他们只会想到菲律宾春卷。他们甚至不会说,‘你知道什么是脑肿块吗?“他们只会说‘肿块’。’我说,‘好吧。“这让我很恼火,所以我会告诉别人——嗯,这取决于是谁——如果我喜欢那个人,我会说,‘是啊’,但如果我很恼火,我会说,‘我们不是每天都吃那个。“我不知道。我们只在特殊场合才吃。”
美国出生,菲律宾裔,26岁
一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二是帮助社区,三是帮助(在美国的)其他越南人。”
越南裔移民女性,45岁(越南语翻译)
“很多菲律宾人来这里做护士之类的工作……他们会在养老院做一些美国出生的人不一定想要的工作,每次你听到有人谈论菲律宾护士,他们就会说,‘哦,我的天哪。他们很有爱心,他们很擅长自己的工作,他们很努力。’他们的名声真的很好。”
出生于美国,菲律宾裔,41岁
“(这意味着新的)机会、(稳定)和言论自由。”
越南裔移民女性,21岁(越南语翻译)
“中国人一般都很勤奋,我们很多人来这里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也就是接受高等教育。然后是高收入[工作],例如,软件工程师,如果双方都从事类似的工作,他们的年收入将超过30万美元。所以他们会省下很多钱,进行很多投资,甚至是房地产。”
华裔移民女性,56岁(中文翻译)
“我们中国人仍然会照顾老人,很少会自己搬到另一个城市。我的许多非中国同学只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华裔移民女性,29岁(中文翻译)
“(这意味着)骄傲、感激和自卑。我想是低人一等,因为就像Hiroki说的那样,我不是优等生。所以我有点,我的意思是人们认为我是最聪明的。擅长数学。班里最聪明的孩子。我觉得自己不如堂兄弟姐妹,或者像其他日本孩子一样。我觉得我在聪明方面不如他们。我也为自己是日本人感到骄傲……我真的很喜欢日本文化……我喜欢做美国人,但我也很喜欢做日本人,所以我想我很感激自己兼具这两种身份。”
在美国出生的日本裔男子,27岁
“我(刚开始工作),我觉得自己的职位就像一个临时工(在办公室里,被全职员工瞧不起)。如果你呆得久一点,你就会更好。现在我有点明白为什么有些日本人会避开日裔社区了。他们不喜欢这样的氛围。”
日本裔移民女性,47岁(日语翻译)
他说:“我认为,从第一批日本人移民到美国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所以日裔美国人的历史一定相当长。但是当我们说我们是日本人时,美国人把我们看作新移民。他们不把我们当美国人。我觉得他们把我们当作外人。日裔美国人也是如此,白人认为我们是“来我们国家的人”。’这让我觉得,在美国,我们永远都是少数族裔和局外人。”
日本裔移民女性,34岁(日语翻译)
“我想让每个人都了解老挝的传统。”
老挝裔移民,46岁(老挝语翻译)
“如果是印度的,那么就有软件。”
印度裔移民,37岁(印地语翻译)
“(我们)不应该失去我们的文化和传统。作为不丹人,当我们聚集和会面时,我们会保护我们的文化和传统,在这一点上,我高度赞赏我们。”
来自不丹的移民妇女,49岁(翻译自Dzongkha)
“我对汉语有很高的期望。例如,中国大陆(最近)变得强大,所以如果在美国的机会更少,你仍然可以回到香港、台湾或中国大陆。对我来说,即使我们出生在这里,我们最终也不属于这里。”
华裔移民女性,47岁(中文翻译)
“我们的文化和传统。因为当我们把它看作一个整体时,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他们去上学,他们学习,他们写作,他们成为医生,工程师,科学家,等等。但是来自其他国家的人也都是这样。但是我们在来这里之前学到的文化和传统,如果我们能把这些教给我们的后代,我认为那将是我们非常独特的品质。因为我们实际上来自这样一个国家,它位于印度和中国两个大国之间,(我们把)两种文化作为一个整体。让我们谈谈食物——(我们购物的时候)我们必须去印度商店,我们也必须去中国商店。说到宗教文化——(尼泊尔北部)与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在习俗和食物方面。最重要的是把(文化)传给下一代。”
尼泊尔裔移民妇女,45岁(尼泊尔语翻译)
“从其他种族或民族的角度来看,亚洲人,如日本人、韩国人和中国人是没有区别的。韩国人似乎因为成为亚洲仇恨的对象而感到很难过。”
韩国移民女性(63岁)
“住在这里给了我言论自由,可以分享我的观点。第二,我们可以信仰不同的宗教,宗教信仰自由。分享意见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
柬埔寨裔移民,77岁(由高棉语翻译而来)
“来自台湾的新移民可能英语说得不好,但他们认同美国自由的社会环境。”
台湾移民女性,52岁(普通话翻译)
“当谈到在美国的泰国人时,我发现他们来这里有三个原因。第一个是像我一样“追随自己的梦想”。第二种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和家庭”,比如为了更好的教育而迁居。自从2007年获得奖学金以来,我一直是奖学金生,最近,我又获得了学习英语的奖学金,我想告诉全世界,在美国的泰国人很重视机会,他们并不比任何国家差。我的一个朋友在一家甜甜圈店工作,遇到了坏人,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喜欢侮辱亚洲人。我问我的朋友你读的是什么学位,他告诉我是博士学位,我惊呆了,告诉他他这么远是为了提高自己。”
泰国裔移民,43岁(泰语翻译)
“我确实相信我们更加开放,因为我们明白,我想,这是一种多元化的文化。我们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台湾人和亚洲人一般都很注重家庭。在美国,他们很有个性,都是关于个性和你自己的自由之类的。我觉得,我想,这让我们更开放,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双方,用两种语言思考。我觉得我们更坚定了,因为我们的父母是移民,他们为我们努力工作,让我们在这里过上更好的生活,过上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所以,当他们长大后,我们肯定更有决心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是啊,我们很有特权,因为我们可以过我们现在的生活,和他们当时在台湾的生活相比。我们得到了很多他们年轻时可能没有的东西。”
生于美国,台湾血统,22岁
“(这意味着)作为一个移民,谦逊而努力。当别人看到移民时,他们会直接问,‘你是哪里人?’美国人说……‘你来自哪个国家?他说,每当他们看到我们亚洲人的面孔、我们尼泊尔人的面孔时,这个问题就会到处被提起。我们从哪里来?这是一方面。因为我们在尊重所有人、乐于助人的文化中长大,所以我们大多都很谦逊。没有必要提到努力。尼泊尔人准备每周工作70到80小时。如果(我们在工作,我们就会致力于这项工作)。”
尼泊尔裔移民,38岁(尼泊尔语翻译)
“(在美国做台湾人意味着)思想开放、意志坚定、享有特权。”
生于美国,台湾血统,22岁
“(在美国当日本人意味着)会说两种语言。我认为会说日语和英语是加分项。我真的觉得我在这个国家已经尽力了。正如前面提到的,在日本有很多期待。这里有更多的自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我现在72岁了。我可以穿短裤在院子里整理东西,没有人会抱怨。我喜欢那种自由。”
日本裔移民,72岁(日语翻译)
“我知道我为自己是斯里兰卡人而自豪。许多人以我们的识字率来认识斯里兰卡。很多人说斯里兰卡人非常善良。所以这与种族无关。每当我们提到(斯里兰卡),他们就会说,‘天哪,斯里兰卡?他们都是非常善良的人。’”
斯里兰卡裔移民,48岁(从僧伽罗语翻译而来)
“(在美国作为印度人意味着有一个)强大的社区,遵守文化和规范,接受双方的宗教和同化。”
出生于美国的印度裔男子,28岁
“无论我们活多久,即使我们适应了当地的文化,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移民)都是陌生人和少数群体。但在学校里,韩国国籍或朝鲜族的领导人越来越多,下一代也会越来越多。我认为韩国人有潜力在学校和社区成为更好的领导者。”
韩国移民者(37岁)
“(作为在美国的老挝人)意味着年轻人应该被教导尊重老年人,保护老挝文化。他们应该学习和分享老挝语,热爱老挝语,说老挝语。”
老挝裔移民妇女,44岁(由老挝语翻译而来)
“因为我是第一代,即使我学了英语或美国文化,我觉得我不能很好地融入美国社会。就像水和油。在过去,我试图掌握它,但现在我在某种程度上放弃了。我认为这是有限度的。我说我自由的原因是,不管我在这里做什么,没有人(能说什么),所以我很舒服。”
韩国移民者(42岁)
“我们的父母教会了我们一切。说到礼仪,它包括知道如何打扫房子和洗碗,如果我们是女孩。无论是站着、坐着,还是在家里做一些小事情,比如扫地,我们都被教导要怎么做。所以纪律从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灌输给我们。这可能符合传统。”
来自不丹的移民妇女,40岁(翻译自Dzongkha)
“我会说‘以家庭为中心’,因为我觉得,当我想到作为越南人,我就会想到我们所有的大家庭聚会,我和我的表兄妹、所有的叔叔阿姨都很亲密,我觉得他们也有一个大家庭。(我的非越南朋友)不太喜欢大型家庭聚会之类的活动。”
出生于美国的越南裔女性,22岁
“人们要么因为你的文化而喜欢你,要么因为你的文化而讨厌你,被归为一个整体,很成功。”
出生于美国的印度裔女性,23岁
“因为美国不是像韩国那样加班熬夜的地方,我丈夫很早就下班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多。与此同时,韩国人对孩子很着迷。你得上好学校,找份好工作。我认为我把这些当作我的人生目标。”
韩国移民女性(41岁)
“我一直很好奇他们(各种日本男人和女人)来这里的原因。当然有很多原因,比如结婚、上学或工作,但我很好奇,因为有很多不同的人。而且,我总是看到一些日本人有神秘的生意,因为某种原因赚了很多钱,享受他们在纽约的生活。我想,‘他们到底在做什么?“……我觉得挺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知识和经营方式。这在日本可能行不通,但在这里行得通。那些人做的事是我从未想过的。比我的工作大得多。我喜欢听他们说话。另一件事,也是因为我自己的年龄,我想知道我们退休后最好做什么。 I know some people from Japan in [their] 60s or 70s, and they sometimes talk about going back to Japan eventually. … There are several reasons for this, but after all, especially when it comes to NYC, isn’t it because everything is too expensive? Even if you own real estate, the property tax is too high. After all, it’s tough to live in NYC for people in middle class or lower than that. Japanese people like us can go back to Japan as the final decision. Some people go back to Japan, some people move to Hawaii or other states.”
日本裔移民,52岁(日语翻译)
“一些来到美国的缅甸人羞于承认自己是缅甸人。但我一点也不害怕。一点也不羞愧。人们说他们感到尴尬的原因是奈温的军事独裁和政府。他们感到羞耻。我想说,我是一名缅甸公民,我要竖起大拇指,因为……缅甸独立后……我们的国家是东南亚最富有的国家。我国向整个亚洲提供了大米。(他们说)缅甸是亚洲的“饭碗”。另一件事是,(缅甸曾经是)东南亚唯一拥有国际机场的国家。我很自豪地说。 If a Japanese wanted to go to Europe or the United States, they had to go [through] Rangoon, Myanmar.”
缅甸裔移民,67岁(缅甸文翻译)
“我认为(学习)中文正变得越来越重要。我的许多朋友都把他们的孩子送到中国学校。例如,我的一些朋友的孩子就因为会说中文而在公司迅速得到晋升。”
华裔移民,56岁(中文翻译)